这个页面没有故事
Just a freak.
innerbtn

耶✌️

究其因,论其本身,我每天都在踏上不同的错误的道路。

innerbtn

树洞里有大海啊[1]

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了。
慌慌张张走过了这么些荒芜的时光,我几乎不记得如何甚至不会去爱人。我沉浸在自己仅有的故事里不可自拔,偶尔醒来打探四周,再窝进壳里,重新做梦。

重新看来,着实是旧稿难寻了。突然无端地发梦,日后要开一家水晶铺子,里头什么都有,精致的、粗犷的都整整齐齐地码着。这之于我,宁静又满满的幸福。

再想想,做人也是,突然叫嚷着最喜欢那个人了,好想和他一起踏浪江湖,巡游四方,在青草地上、稻花丛里,在油麦花千千万万结成的田地里奔跑与大笑啊。转念一想,好多事情却都是自己控制不来的,从开始到过程,从过程又到结束,无数的问题兜转起来:他愿意同我一路吗?他可否知晓我的世界呀?他还能容忍我吗?…...

innerbtn

曾共君与江湖

少年游,不知愁苦事。舒长剑问天,又能何妨。

下载了离开接近三年的游戏,看里面变化生疏,多少人不存留。
不知江南是否有雨,不知大漠可曾天晴,滚滚逝水,她说:我懂,我也好想你。
那时候,我几近热泪盈眶。

对啊,我也好想你。

innerbtn 2

树洞A填土

你是我生命中最壮丽的记忆/
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经不仅是你
—张悬《玫瑰色的你》

-01
最近看到了P参加聚会的照片,瘦了。
果不其然也不是印象中那样耀眼,有点失落,而随之笼罩的是释然。年轻时候的喜欢太简单,也太单纯,我宁肯她一直一直单恋下去,宁肯他永远也不回复,也永远在内心最深处躁动,他们都不变。

-02
曾有人告诉我,看到那个人后来的模样,才发现自己未曾深爱。我不信,倔强地高昂着头,嗤笑了了。到此我才肯罢休,才肯认错,但情深不寿或是一时兴起我都不信,他依旧独一无他。
P似乎开朗了许多,也许是没有压力的缘故。我还是不去判断更多的讯息,我只要那个框架,那个他在里面的框架。最初我甚至都无胆点开,...

innerbtn

|树洞|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感情这种破事不值得哭哭啼啼,同种痛苦度里抢银行都比眼泪横流要实际。

——所以啊,稍微难过一下也就过去了。

最近萌上了茗妹,一颦一笑都扯着我心叫唤,哎哟真是很久都不见这种萌物,虎牙酒窝兔子牙三人组甜得没眼看,站队站得好真是每天都有糖吃。只是这周喂得一口玻璃渣,稀里哗啦扎得心是生疼。
不行,得做群像。随手刷几十年不动的空间,手真贱,好死不死瞎看。

木头长得不怎么样,性格优柔性取向寡断,初中那会儿要不是校规太严能被我敲成老干妈。
那会儿子的事添油加醋存档在脑仁儿里头出不去,偶尔当机才有机会重启这老古董东西。08还是09年来着,贴吧风靡全国,不知道哪个傻缺玩意儿被他妈叫回家吃饭,洋洋洒洒的还有祈福的余温。那个时...

innerbtn

如今。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半年来的一切恍惚从眼前飞逝,伸出手抓住的也不过是稀薄而脆弱的梦想。

我变得开朗,也变得圆滑,磨得坑坑洼洼的棱角让我哭笑不得,自己触不到。一直是一个想要善良的人,可是似乎自己和善良搭不到边,偶尔秉持着日行一善,偶尔也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地欺骗,每每如此,似乎体内第二人格挥舞着棍棒怒喝着自己的无能。

这段时间里,我喜欢过一个矮矮的有趣的人,也胡思乱想过别人爱我这种事,错觉总会坏事,这些统统如同马X。有点斯德哥尔摩倾向的自己差点跌进悬崖,不知该是庆幸还是惋惜,今日同谈得来的女生讲了这个问题,竟然偶得相同。

突然开始理解军娘以前那些纷杂的感情,那些莫名其妙的...

innerbtn

愿去路不再匆匆。

那个人会有像你多少啊,我多想跑着去找。

innerbtn

K

K,你说错了。
你没再联系我和她,祝你明月当道,莫再怅惘。

innerbtn

我遇见你,竟花光了一生的运气。

2015年12月19日,天气晴,天黑得很彻底。
明天高三的孩子就要联考了,我默默发给小皮蛋一句加油和嘱咐,看着她不可一世的模样,开始怀念高三时候的自己。
现在的生活还好,有讨厌的人和事,有向往的地方和未来。
M问我为什么对女孩子这么温柔,对男生却总是那么爷们,我一笑置之,因为女孩子是用来疼爱的嘛,一脸hentai。
什么时候养成了这样的自己,肥硕的身躯硬撑着自己虚荣的心,埋怨别人的无能却也忘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令人作呕。
又有人说我神出鬼没,像是高三的那段光阴。已经慢慢学会了不去回忆,不去屡增伤痕,也学会了写流水账般令曾经自己嗤之以鼻的篇目。
在这个没有期待的环境里,我蜷缩于一室,衣食起居。
眼眸时而明亮一瞬...

innerbtn

大梦一场,怎敢不醒。

午夜零时。
连最恐怖的事物都不愿前来拜访我,当然我并不情愿它来。
大学就是一场宫心计,前提是身居高位却又不上不下。
话语里有一股养成了的老练客套,很多事情都不可理解的令人深思。
我宁可自己是孤冷一世的寒苦女人,亦不想蹚这一滩污浊恶臭的浑水。所有人的眼里都有成吨的鄙夷孤傲,甚至是难以莫测的算计,我惧场,停步,踌躇。没人推我,我可以停下,我怎甘心停下。
我忽而想起了大风。对的,大风。
不帅的大风,帅炸的大风。他们幸福的大风。
我承认我的酸,我承认他在我心上别来无恙。但那又如何?
他有自己的生活圈,我有自己的交际网,我可以骑自行车去海边大喊大风我爱你吗,可以。我相信远在内陆温暖小山环绕的他听不见丝毫,他也意识不到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