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页面没有故事
Just a freak.
2015-05-13

树洞B「2」

离开了画室那帮子臭流氓四五个月了,在怀揣着世界上不会再有流氓了却被现实中成千上万的流氓狠狠抽自己说着胡话的嘴巴子以后,我发现,这世界不是没有假流氓的。

昨天坐着公交恍惚觉得去年的十月大梦一场。花椰菜就像个鬼魂一样围着一个胖乎乎却又瘦条条的我转啊转啊转,最奇怪的就是这样子一个多月以后,还是这样。按我那套鬼畜的逻辑似乎应该是大家笑得多么开心地往我俩身上砸蛋糕了,啊呀,没有。啊呀,真没有。

我这辈子也就醉过那么三次,除去小时候对着毛爷爷闷了盅不知是哪个亲戚酿的葡萄酒嘻嘻哈哈喝醉了就睡和抱着男神哭着说你又不爱我以外恐怕也是难得的酩酊。

谁让我霹雳哗啦狂灌一瓶威士忌。醉得彻底地活该。自个儿躺在软绵绵的大真皮沙发上听那首老得不能再老的「喜欢你」,感觉自己轻飘飘就快飞起来了,结果啪登一声被人摁在大软垫子里头。我真是积了德了的…话没说完就瞥见头顶上花椰菜迷迷糊糊的俩大眼珠,咕啾一声到嘴的话到底也没那么狠:不打牌呢嘛你跑来找啥事。

哦,我来亲你,他挑挑粗眉毛就往下沉头,我歪歪脑袋拉着脸说你丫别闹,抢了他烟就要接着睡。他挥挥手抢走烟,我说了句有害健康啊哥就跑去打牌那堆子长着翅膀的小天使那儿装鸟人喝酒了。

不得不感激上帝创造了断片无罪造反有理的相悖论。为着这茬我几乎问遍了全画室犊子们才零碎拼出来那天晚上的破事,小风也是冷啊…我也算是知道为什么有个死孩子他女朋友每次见着我恨不得剥骨抽筋给我三枪吊死在小区门外了。不过这是话外。

我们不是没天天踩马路聊大把大把的琐事,也不是没有半夜聊天到凌晨。他也不是没闯进寝室要睡我身边,更不是没有揽着我在耳朵旁吹气。不过千万别把这当爱情,这他妈美好的故事,是我太傻逼,才舍得让它灰飞烟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