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页面没有故事
Just a freak.
2016-07-21  

|树洞|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感情这种破事不值得哭哭啼啼,同种痛苦度里抢银行都比眼泪横流要实际。

——所以啊,稍微难过一下也就过去了。

最近萌上了茗妹,一颦一笑都扯着我心叫唤,哎哟真是很久都不见这种萌物,虎牙酒窝兔子牙三人组甜得没眼看,站队站得好真是每天都有糖吃。只是这周喂得一口玻璃渣,稀里哗啦扎得心是生疼。
不行,得做群像。随手刷几十年不动的空间,手真贱,好死不死瞎看。

木头长得不怎么样,性格优柔性取向寡断,初中那会儿要不是校规太严能被我敲成老干妈。
那会儿子的事添油加醋存档在脑仁儿里头出不去,偶尔当机才有机会重启这老古董东西。08还是09年来着,贴吧风靡全国,不知道哪个傻缺玩意儿被他妈叫回家吃饭,洋洋洒洒的还有祈福的余温。那个时候是真丑啊,个头高又顶着生大病剪的锅盖短发。

过度用力的回忆被脑袋警告CPU过热,隐约只几件事可说。

最开始我和木头一桌,上下课不带停地聊钉宫理惠;三人位儿的时候婷仔,木头还有我一桌,莫名其妙关系挺铁。三人桌靠教室正中,而木头声音哑沉,一副公鸭嗓门就差嘎嘎乱嚷了,居然还敢上课讲,最初还收敛,肆无忌惮起来后我都懒得理会。可他爱讲,看我不耐就转身和婷仔说道,婷仔又不看动漫,对话十分尴尬艰难。
有次老王姨上课木头又嘚吧,被点起来罚站,自此物理课连屁都不敢崩出声儿了,出息。
婷仔极内向,木头整天见儿欺负她,我看不下。现在想,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故事不都是零碎组织起来的屁话吗,何况这生活本来就一窝糟。
小时候的事情矫情又无趣,一个个早恋以为自己多能耐,转过头都在悔不当初。
插曲无非是初恋分手再谈个傻逼,被流氓骚扰再拿起偶像洗眼,大多时候这些事情挤不进正史,野史都懒得记它,无趣俗昧。
木头发了条矫情的话,标准的网红九配图。刷出来第一眼看见是被圈的婷仔,卧槽。
眨眼,点开,骂出来了,卧槽。
几个月前还和婷仔聊着丫挺的特不是玩意儿,转眼就一起仨月了。卧槽。

那时候校门外有棵巨大的泡桐,一到夏天就哗啦哗啦地坠花,颇有泡沫剧节奏。但花真香,就是传不远,五米外就没了气息。可惜了了,去婷仔家里时候没提起过这档事儿。

倏然释然吧。好歹喜欢了四年的傻逼,最后丫挺还影响了择偶标准。
只是觉得,全程知晓这事,看着我受苦受难的婷仔入了画,身心还是不适。
为啥?卧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