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页面没有故事
Just a freak.
2016-08-10  

树洞A填土

你是我生命中最壮丽的记忆/
我会记得这年代里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经不仅是你
—张悬《玫瑰色的你》

-01
最近看到了P参加聚会的照片,瘦了。
果不其然也不是印象中那样耀眼,有点失落,而随之笼罩的是释然。年轻时候的喜欢太简单,也太单纯,我宁肯她一直一直单恋下去,宁肯他永远也不回复,也永远在内心最深处躁动,他们都不变。

-02
曾有人告诉我,看到那个人后来的模样,才发现自己未曾深爱。我不信,倔强地高昂着头,嗤笑了了。到此我才肯罢休,才肯认错,但情深不寿或是一时兴起我都不信,他依旧独一无他。
P似乎开朗了许多,也许是没有压力的缘故。我还是不去判断更多的讯息,我只要那个框架,那个他在里面的框架。最初我甚至都无胆点开,仅是缩略图都有些许颤抖。毕竟这是毕业后第一次从别人手中看到客观的P。

-03
我又开始重复P的事情,絮絮叨叨。
我感激P,也感激自己。感激画室杨美女。感激我爱过的全部,感激我经历的一切。
某本书或杂志写过,你所经历的故事塑造了你。
那么我想,我曾恨,亦曾悔、曾爱,最后我无言以对。

-04
愿他们永存。

你穿过千万人群独行/往柳暗花明山穷水尽处去

此刻你是一个最忧愁的人/你有着多少温柔/才能从不轻言伤心

评论
热度(2)